4166澳门金沙

您的位置: 首页>员工生活>文学天地>正文
矿业宾馆胡婷散文——怀念老宅
发布时间:2019-08-23 11:25:07 来源: 作者:胡婷 点击:

7排窑13号是我外公以前居住的地方,也是我记忆深处的老宅。

我从小在煤矿上长大,那时候除了矿区少数的单元房,大多数的职工都住在统一分配的砖窑洞里。随着家里人口的增长,每家的窑洞外都陆续盖了砖瓦房,每家和每家的窑洞相连,一个或宽或窄的院子形成了一排排窑洞院落。

老宅里的童年简单又快乐。寒假到了,白天大人们去上班,留我和妹妹们在老宅独自玩。捉迷藏、丢沙包、跳房子......老宅成为我们姐妹四人的乐园。彼时最喜欢的游戏莫过于跳皮筋了——“学习李向阳坚决不投降”“马爱莲开花二十一”虽然只是简单且重复的游戏,但在那时却是我和妹妹不可多得的欢乐时光,打发着一天又一天。和如今人手不离手机,对着屏幕笑而言,那时的欢乐要更纯粹、直白的多。

老宅最热闹的光景是过年的时候。每逢新年,舅舅便将早早准备好的对联和红灯笼在老宅的门面上置办起来,增添的这一抹抹红色,也让老宅的年味愈发的浓烈起来。从年三十一直到正月十五,每家的大人纷纷带着小孩来过年,一家人点爆竹、包饺子、敬灶王.....热闹的紧!外公常说“一家人在一起,和和睦睦,比什么都重要!因此我们几家没事总喜欢去老宅转悠,陪老人说说话,听野外的鸟鸣,享受这段静谧的时光。”

老宅院子里有一个压水机,是一个显眼地物件。那时候自来水还没普及到老宅,只能靠压水机打水。但外公的年事已高,压不动水了,所以每次爸爸去老宅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外公打水。由桶里舀一勺水倒入压水机,双手放在压水机上,先往上抬,再往下压,就这样一下、两次、三次......水流最终随着压水的动作“咯吱”声哗哗留下。小时候的我被这个有趣的机器深深吸引了,每次争着跟爸爸鼓弄,但是最终因为我用力太猛,压水机溅起了一片水花弄了我满脸水,引起爸爸和外公在一旁哈哈大笑。

童年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人生的道路总是急匆匆的,将我扯离了那段岁月无忧的时光,也将我扯离了充满记忆的老宅。如今已经身在职场的我更加沉着、稳重,早已经忘却了当初的活泼、天真,却始终忘不了留在我记忆中的老宅。

对于老宅,我始终是念念不忘的。

即便繁忙的工作和生活的快节奏让人的神经紧绷,相伴的只有缄默行走着的闹钟指针,头顶散发发着冷清的月亮。我沉默了,同时,我也做了一个决定。我决定自己一个人去老宅!

那一天远离了城市的喧嚣,天很蓝,看上去酥软绵密的云朵静静的飘在天空上,慵懒至极。去老宅的这条路好些年没有走,却意外的觉得亲切,心情也如同郊游的孩子般无比欢乐。回到了老宅,满眼望去,仍是我记忆中的老宅,不过因为岁月的腐蚀,变得些许苍老、破败。旁边连在一起的宅子里早已没有人居住,只剩下少许的老人仍坚持守在这里,在路上遇见了,他们甚至能叫出我的小名。

和老人们寒暄了几句,我孤身一人回到了老宅的院子里。那台如今仍旧显眼的压水机布满了灰,铁锈已经爬满了它的身体,想必再使用起来,也是“咯吱咯吱”的老旧声音,不管沉积的灰尘,挑了院里一块石凳坐下,环绕四周,心中无比宁静。举目远眺,远处鸟雀从枝头振翅而飞,只剩那摇晃的枝头。

仿佛刹那间,那两个跳皮筋的女孩子的欢笑声又从院里散发出来。我想,我仍怀念它,我的老宅。(作者单位:矿业宾馆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4166澳门金沙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